桔子酒店CEO吳海:樂為創業“流寇”

2014-03-31

[導讀]:吳海1987年畢業于中央財經大學,2010年獲清華-INSEAD商學院EMBA學位。1997年創立商之行,是國內第一家提供酒店預訂服務并最早實行會員制的商旅管理公司。2000年3月投身攜程任資深副總裁。一年半以后離開攜...

  吳海1987年畢業于中央財經大學,2010年獲清華-INSEAD 商學院 EMBA學位。1997年創立商之行,是國內第一家提供酒店預訂服務并最早實行會員制的商旅管理公司。2000年3月投身攜程任資深副總裁。一年半以后離開攜程,創建財富之旅,后賣給新浪,新浪將之倒手賣給藝龍,吳海隨之任藝龍副總裁。2006年3月,離開藝龍創辦以“設計師酒店”為獨特定位的桔子酒店集團。

  樂為創業“流寇” 推薦閱讀 \ 溫家寶:豬肉價過幾月會降 穩定物價是首要任務 拉加德正式接管IMF

  “成者王侯敗者寇”,我仍算是“寇”,而且是“流寇”。一路走來,我周遭許多人,但創業仍是孤獨感很強的事,我卻很享受。

  對我來說,最完美的快樂是一種征服感,經過努力把一件事做成,讓各利益方都非常滿意。我覺得最痛快的事是當企業遇到特別大的危機時,我能夠領導它跨過去,并把危機變為機遇。我好像天生就有這種個性和沖動,因此,如此躁動的創業經歷也就不足為奇了。

  說句實在話,不是不愿意守業,公司賣掉,原因很多,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能力和眼界不夠。我賣公司并沒有掙大錢,在所有買賣合同簽訂的那一刻,我從來沒有覺得興奮或者高興過,但也沒有不高興,有的只是平和,這一點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想起當年我有過很窮的時候,突然掙錢了,也不會覺得開心,因為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形態并沒有因為有錢而發生本質的改變。

  這么多年,經過這么多公司,我幾乎沒有為自己的利益抗爭過。比如涉及股份,我很少去爭,差不多就好。對此,我還專門做了反思:人都有欲有求,為什么我會這樣呢?后來想想,無欲則剛是很有道理的。真的無欲嗎?不是的,只是不去刻意追求。一直以來,我都認為錢只是附屬品、一個衡量標準而已。我最享受把一件事做成的過程,其他則是隨之而來的東西。

  人都需要一種成就感,打麻將還想贏錢呢,和尚還要成佛呢。在追逐成就感的過程中,一定會有附屬物,這附屬物可以是物質,也可以是精神。這種征服挑戰的成就感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每個人都會選擇某種方式來度過自己的一生,只不過表現的方式、做的事情不一樣。不斷征服挑戰和創新是我感到生命存在的方式,只不過我把這種存在感落在做企業上而已。

  創業是孤獨的,但我很享受

  創業是孤獨感很強的事。比如,你想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夠理解。他們可能不會和你一樣去想那么遠的事,有些時候沒有共鳴。比如對人的處理,對一些事情的處理,不能和別人說,只能自己知道。什么是孤獨呢?孤獨就是你心底有很多事,但不能和別人說。人很復雜,很多事情說出來后,他們未必理解。做企業的過程中,這種孤獨感是常有的。

  但一路走來,仍舊也有很多人伴著你。活著的、死去的都有。亞當·斯密(Adam Smith)對我影響很大。我考研究生的時候背過他的著作。他把所有復雜的問題抽象化、簡單化,很多方面點醒過我,收獲很大。另外是兩個“鬼佬”,一個是做投資的安迪·馬克(Andy Mok),還有一個是當時全球最大的GDS分銷系統之一Sabre的全球副總裁杰瑞·帕克(Jerry Pack)。

  一次,我和杰瑞·帕克一起做項目。我把做出來的報告隨意一訂放在那。他說這樣可不行,這個報告該怎么弄整齊了,怎么訂才能訂好。一個大公司副總裁對訂文件這樣的小事如此講究,這對我觸動很大。后來我做事變得比較細致,而這個習慣對我之后做酒店非常重要。

  我和六間房CEO劉巖是常常聊天的朋友,除了扯淡外,談得更多的是彼此的業務。我想,兩個做企業的大男人坐在一起,不聊企業,不聊創新,而是去八卦別人,或者只聊孩子、老婆、心靈,是不是有點扯呢?我的朋友可以一兩年不見面,但有事就一句話。7天的鄭南雁就是這樣一個朋友,我一直蠻感謝他的。在我剛開始桔子酒店時,他幫了很大的忙。

  還記得第一次看電影《華爾街》是1994年左右,片中有兩句話對我影響很大。一句是“Money never sleeps”。當年我把這句話打印出來放在錢包里,夾了好幾年。這倒不是說我對錢有多大追求,而是希望借此激勵自己成功要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另外一句話是“If you need a friend, go get a dog.”養狗之后才真正體會到,狗是人類最好的傾訴對象。

  不可否認,創業是孤獨的,但我很享受。

  身邊的“老”人

  做企業這么多年,發現人是最重要的。一路走來,一直追隨我超過10年的有三個人,超過8年的也有兩人。桔子酒店的技術部經理就跟了我10多年,他在商之行是做預訂員出身,和我一起走到現在。

  另外,不得不說的是馬曉冬。從創立商之行開始,馬曉冬一直是我的副總。我們在化工部的一次歌詠大賽上認識,他是“有什么事一句話就夠”的那類人,我們臭味相投,很默契,一句話說一半,就知道對方要說什么。能力上也絕對互補。和企業談判,他一定比我強;跟投資人溝通,我比他強。我有一些理想主義,他則是一個務實的人。我先認識的人,到最后他都比我熟,有什么事都是他打電話去溝通。這種能力沒辦法,是一種天生的氣質。我的嘴比較硬、比較直,有的時候不顧及任何人的情面。這可能和我小時候生活在封閉的農村有關,性格不是很開放,小時候甚至有點自卑,對很多事情比較敏感,性格比較內向,因此和人打交道不是我的長項。給政府機關打電話,怎么和人開口,話該怎么說,到現在我也不擅長。有的事情需要拉下面子,我也拉不下來。馬曉冬就能做得比較巧妙、圓滑,既能把事辦了,又不讓人傷面子。最重要的是,他和我一樣,也是那種不爭短利的人,他也知道我一定會給他交待。十多年了,我們從沒紅過臉,想來也是奇跡了。

  除了莫逆之交,創業者一定要知道:別人跟著你干,是覺得有希望。不要期望他們多講義氣,但你必須講義氣,這就是當老大的代價。當年賣掉商之行,我把近二分之一的錢給了前妻,四分之一給自己,另外四分之一給了其他高管,他們其實是沒有股份的。雖是小錢,但我覺得是自己應該做的。情誼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的很多下屬在外面的事業也很不錯,我不會輕易“動他們”,讓他們回來追隨我。我知道,一旦“動他”,就要對他負責。

  信任有界限,公平是基礎

  30歲以前,我常有郁悶的時候。自己信任的人、同學親友,一起做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手下的人,你對他很好,提拔他,他甚至不打招呼就離開了你。當時不理解,反省是不是自己做人有問題。30歲以后賣了公司,就很少出現這種狀態了,因為想明白了。這就是生活工作的一部分,這世界什么人都有,不能讓人家都按你的標準和期望來行事,他的行為,從他的角度邏輯來看或許是對的。每個人的良心和道德標準是不一樣的,世界上很多事情,從人性角度去分析,都是能通的。

  然而說到團隊,除了能力,不得不說信任是第一位的。創業初期是“打群架”,碰到事情要拿起棍棒磚頭一擁而上,千萬別對方一亮家伙,回頭一看就剩自己了。能找自己了解的人一起做當然是好事,別找一個只能壯膽、打架就跑的,多少也要能“打”幾下。

  以我的經驗,信任一定要分開來看。包括對馬曉冬,我也會告訴他,我對你的信任是百分之百的,但我對你的能力不一定百分之百信任。在某些方面,我會不信任你的能力。信任一個人,一定要把能力和人劃清界限,然而這卻是很多創業者割舍不下的一種情結。

  更現實的問題是,人一旦一起做事,很多東西就會表現出來。比如,每個人的經濟基礎不一樣,價值取向就會不一樣,是看長遠還是短線,也會不一致。創業過程中,很多人有不道德的行為。中國很多企業員工的職業素養是比較差的,例如盜取資料。再例如,毫無責任心,說不做就不做了。我有個項目經理,說老爸有事要回家,電話從此打不通,幾千萬的項目就扔在那不管。我只能相信,從道德角度,這些人在社會上吃不開,社會會批判他們。

  創業真是“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為了聚人心,很多公司領導和員工混得跟兄弟一樣,我覺得是巨大的隱患。真有事時,你總不忍心“殺”自己兄弟吧?偶爾吃頓飯是關心員工,然而天天吃飯的話,只要有一頓飯忘了,你以前所做的一切在他們眼里都變成了虛情假意。老板和員工的關系就是老板和員工。很多時候,老板把心掏給員工看,員工也是不相信的,可能某件事相信了,過段時間,有件事沒有做到位,他們仍舊會不滿。

  在我看來,領導者最重要的是要公平。如果你做人比較公平,你選的人就會比較公平,而他們去選的人也會公平。我對公平有一種特殊的情愫。我覺得,從企業文化角度來說,不同的企業有不同的特點,但都逃離不了一個基礎就是公平,有了這個基礎,其他的才有可能。

  設計師為藝術,我為商業

  在桔子酒店,有不少心思細膩的設計,設計師擔當了很重要的角色。然而,酒店的審美和價值取向都會有我的參與。我根據客戶體驗作出判斷,會和設計師做很多溝通。今年桔子水晶建國門店推出后,我們帶很多人去體驗參觀。我的一個想法—把浴缸擺到落地窗前并配上電動窗簾,很受歡迎。我們的設計師都是老外,他們說沒想到中國人原來這么開放,這是個跨文化的問題。商業比較忌諱為藝術而藝術、為設計而設計、為技術而技術,這是很多企業死的原因。但設計師就是藝術家啊,這我們必須要想到。對我而言,設計師負責讓顧客叫好,我和其他員工則要負責讓顧客們能夠叫得出哪里好。作為一個酒店,創新不僅僅是與眾不同,我不希望顧客來了只是一種感覺,覺得這個設計不錯,但又不知道哪里好。一定要有東西能夠讓顧客帶出去傳播,這非常重要。比如,我們在大廳放置兩臺IMAC電腦,房間墻壁上有觸摸面板等個性化的設計。

  作為設計師酒店,我對桔子酒店寄托了深厚的感情。作為每一個顧客生命中的一個落腳點,一天也好,兩天也罷,我希望它能給他們留下記憶、留下烙印,甚至留下故事,希望桔子酒店能夠有情感、有個性地“活”起來。

  “流寇”的再度體驗

  2006年決定做桔子酒店,很重要的一點是給了我全新的挑戰感。把一個東西從零開始做大是一種很好的感覺,能夠比較充分地發揮和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意志。當時我給自己想的后路是:如果失敗,再打工唄。這樣想來,我算是一個隨性的人了。

  坦白地說,桔子酒店應該不是我的終點。我是一個自制力比較差的人,做事比較拖拉,比如融資報告、董事會報告,乃至于讀EMBA時寫的論文,只有等到再不做實在是來不及了,才會著手。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我的專長可能是比較喜歡琢磨和創新,但是公司一旦穩定下來,守業的人能夠做得比我更細,我也許就只能是出出主意了。但我相信的一點是,桔子酒店一定會成為我生命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之一。

  我有兩個座右銘:一個是成者王侯敗者寇;二是做婊子不立牌坊。我還算是“寇”,不過“王”也好“寇”也好,我永遠不立牌坊。做桔子酒店是非常意外的事情,既然做了,就立志把它做出個名堂來,再次體驗一個“流寇”稱王或是成寇的歷程。我希望自己死的時候能夠坦蕩地對自己說:我為人公平,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沒白活,這就夠了。

關于我們 | 免責申明 | 投稿指南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3 - HOTMEN.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十1彩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