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輕棋后侯逸凡的成長之路

2014-03-31

[導讀]:《紐約時報》評論說:若有人代表崛起的中國,不會是政治局領導,不是互聯網大佬,而是一位安靜的態度溫和的年輕女孩,棋手侯逸凡。 棋手侯逸凡 有人用最近流行的凡客體這樣記錄她:愛下棋,愛刷...

  《紐約時報》評論說:“若有人代表崛起的中國,不會是政治局領導,不是 互聯網 大佬,而是一位安靜的態度溫和的年輕女孩,棋手侯逸凡。”

棋手侯逸凡

  有人用最近流行的凡客體這樣記錄她:“愛下棋,愛刷新各種紀錄,不愛打游戲,愛facebook,也愛魏晨、劉翔,我不是神童,不喜歡被稱為天才,我是最年輕棋后侯逸凡。”

推薦閱讀 \ 溫家寶:豬肉價過幾月會降 穩定物價是首要任務 拉加德正式接管IMF

  她9歲時獲得國際象棋世界少兒錦標賽冠軍;10歲時參加12歲組比賽十一戰全勝,破格入選國家隊,成為年齡最小的國手;12歲成為世界最年輕女子國際特級大師;2010年12月24日,16歲的侯逸凡奪得女子國際象棋世界錦標賽冠軍,成為國際象棋歷史上最年輕棋后。

  侯逸凡生于江蘇興化。父母都不懂國際象棋——當然,如今的他們因為女兒的關系,懂得了最基本的走子。5歲那年,侯逸凡和同伴一起玩玻璃跳棋,剛學會怎么玩兒的她,很快就沒有對手。看到孩子的興趣,父母出于培養智商的角度,把她送到了市少年宮。圍棋、中國象棋、國際象棋,侯逸凡選擇了后者,當時的理由是覺得國際象棋的棋子形狀特別。

  幾乎從侯逸凡開始學習國際象棋的那一刻起,注定了興化就不是侯逸凡的天地。他們聽說了山東齊魯晚報象棋隊的童淵銘老師教小孩兒有一套,于是,母親王茜辭去了在醫院的工作,陪伴女兒前往山東濟南,開始了求學之路。那一年,侯逸凡7歲。兩年之后她入選國家隊,母親又陪著她來到了北京。而在兩年之前,從事公務員工作的侯逸凡的爸爸侯雪健也辦理了停薪留職,來京與親人會合。現在,他是葉江川棋校的工作人員,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打打雜,打工的”。

  他們一家三口在中國棋院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兩居室無廳,約40平方米,過著艱辛的北漂生活。在中國,總是不乏有人傾全家之力供孩子練體育的案例,侯家也是這樣。“等到她年齡大了,不用我們管了,我們就會回家,還要繼續工作。”王茜說,他們全程陪同女兒并非是所謂的把全家的希望都押在她一個人身上,而是因為孩子實在太小了。“小侯的事業還不穩定,未來還要上大學,可能還要用很多錢。”

  侯逸凡說,她的父母一直很開明,從沒有逼迫過她練棋,也從沒給過她任何關于成績的壓力,他們告訴侯逸凡下棋要專注于下棋本身,而不是輸贏。“在我父母眼里,孩子能夠身體健康,開心生活就是最重要的。”侯逸凡說。

  根據國象隊規定,侯逸凡每天有大約5小時用于訓練——上午9點至11點,下午2點到5點,晚上是隊員自由支配的時間。“我訓練的時候還算認真吧,然后業余時間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所以我也沒有因為下棋感到過特別累。至今我覺得最累的是長途飛行。”

  她可以上網聊天,還有個遠在蒙古的網友。“我上網主要就是聊天、聽歌、看片,偶爾還會打一下‘斗地主’。我在國外比賽的時候上網比較多,主要是以聊天為主。另外,國外可以上facebook,我很喜歡。”侯逸凡從不玩游戲,一方面自己不喜歡;另外,她母親不同意,因為她眼睛已經近視300度了。她還喜歡聽歌,“我喜歡快男的歌,喜歡魏晨。”

  不過,這不代表侯逸凡的父母就不在乎她的成績。這次比賽,王茜陪同女兒一起來到土耳其。在棋室外看棋的她,不敢喝水,因為怕水喝多了上廁所時,女兒的棋有什么閃失。但是,她更怕看現場,看著女兒緊張的神情,自己也會緊張得喘不過氣來。

  他的父親則留在國內。從12月4日世錦賽開始,侯雪健就一直在網上觀看比賽直播,比賽一般都在凌晨兩三點鐘結束。侯雪健說:“侯逸凡有她媽媽陪著,一般我不打電話,而是和她媽媽保持短信聯系,以免給她太大的壓力。”

  北京時間12月24日凌晨,侯逸凡被師姐阮露斐拖入加時賽。侯雪健也沒有給侯逸凡打電話,只是發了一條短信:“你是最棒的。”北京時間當日晚11點,侯逸凡快棋加賽2勝2和擊敗阮露斐奪冠,侯雪健又給女兒發了條短信:“你真棒!哈哈!”

  侯逸凡在比賽時心態好似乎是出了名的,從她的教練和一些隊友那兒得知,她在比賽時情緒特別穩定,下棋做記錄時字跡非常工整。這連謝軍、諸宸等棋后都感到驚訝,因為順境時、慢棋時還保持工整很容易做到,教練也會這么去要求,但逆境時、快棋時,還有心思去一筆一劃地記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輕易做到的,甚至這時候連教練都不會去強求。一個16歲的孩子怎能有如此好的心態?侯逸凡說:“我好像一直以來就不是特別看中勝負,所以影響可能自然就沒有那么大,沒有那么大的波動。我自己不太在意是不是能夠打破紀錄,下棋時全部心思都是怎么走好下一步棋,結果沒想太多。”她把自己的成功歸結為機遇,“職業規劃比別人早,另外遇到了三個好教練。”

  中國國象隊總教練葉江川說:“侯逸凡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大氣,心理素質好,因此勝負對她影響不大。每個人在取得世界冠軍的前一夜或者在這么一個階段,都要經受一種非常嚴峻的心理的挑戰。她能夠克服這樣一個極限,達到成功,這是非常不容易的,特別是她才16歲。”所以葉江川也相信,以他對侯逸凡的了解,奪冠后,侯逸凡亦能保持這種心態,成為繼謝軍后,中國女子國際象棋的又一領軍人物。

  也有一種可能是,侯逸凡從小到大都太順了,鮮有失敗,所以不知道失敗的滋味,她也知道棋后遲早會是她的。“我覺得每個專業棋手都會有這個夢想,不過我真不記得什么時候第一次想過成為棋后。2008年世錦賽我當時進了決賽,那是第一次感覺離棋后沒有多遠了,因為棋后就在我對面。”

  謝軍和許昱華口中“為棋而生”的侯逸凡,在啟蒙教練王憲看來,卻是不懈努力的成果。一般小孩最貪玩的十一二歲,侯逸凡不用人逼迫,也不用教練督促,無論是否是在訓練時間,自己都會呆在訓練室里抱著 《情報》(國際象棋專業書籍)打譜。王憲說:“侯逸凡從接受啟蒙到成為全國冠軍,我家有2000多局的記載。這是‘天道酬勤’啊!有天賦的孩子也許不少,而有天賦又肯勤學苦練的孩子卻不多,這樣的孩子注定終將會成為全世界矚目的最閃亮之星。”

  侯逸凡的父母真正對她的要求是,多學點文化知識。“女兒將來一定要去讀大學,但是什么時候去讀要聽葉教練的安排,不過還是希望能越早越好。”侯雪健說。

  根據國象隊的安排,侯逸凡現在還是人大附中的學生。“但我和同學們的接觸不是很多,我經常因比賽缺課。”不過,根據國家相關規定,世界冠軍可以免試選擇任何一所大學。侯逸凡心儀的大學是北大。

  侯逸凡的生活令她的很多同學羨慕。“我可以去世界上很多地方參加比賽,很多時候還代表國家隊,可以看到更多外面精彩的世界,但這種生活也有讓我煩躁的時候,我有時也會喜歡同學們那種上課念書下課回家的生活。”

  侯逸凡對英語很感興趣。“因為我們經常出國比賽,英語很實用,必須得學。”其他文化課大多通過補課完成。

  當然了,學習對于像她這樣的天才來說可能也不是問題。她不僅聰明,而且知道奪冠后先感謝國家。

  《紐約時報》評論說:“若有人代表崛起的中國,不會是政治局領導,不是互聯網大佬,而是一位安靜的態度溫和的年輕女孩,棋手侯逸凡。”

關于我們 | 免責申明 | 投稿指南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3 - HOTMEN.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十1彩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