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優:這個名優不太“葛”

2014-03-31

[導讀]:沒完沒了的賀歲片,不見不散的葛大爺,這對甲方乙方是每年歲末人民群眾習慣了的風景。今年,這片風景來了個濃縮版,從《趙氏孤兒》到《讓子彈飛》,再到《非誠勿擾2》,同一個葛優在古代、近代、當代時空里上...

  沒完沒了的賀歲片,不見不散的葛大爺,這對甲方乙方是每年歲末人民群眾習慣了的風景。今年,這片風景來了個濃縮版,從《趙氏孤兒》到《讓子彈飛》,再到《非誠勿擾2》,同一個葛優在古代、近代、當代時空里上演了一個人的戰役。盡管成了一代名優,但他依然平和、低調、謙虛、不犯“葛”。

一代名優,依然平和、低調、謙虛、不犯“葛”

推薦閱讀 \ 溫家寶:豬肉價過幾月會降 穩定物價是首要任務 拉加德正式接管IMF

葛優討喜的“招牌表情”

  統籌 馮翰墨 夏心蕾 文 一賜樂 圖片提供 《讓子彈飛》劇組

  人人都愛葛大爺

  2010年歲末,從《趙氏孤兒》到《讓子彈飛》,再到《非誠勿擾2》,同一個葛大爺在古代、近代、當代時空里上演了一個人的戰役——這場戰役沒有輸家,感官滿足、票房收入,相關人等各得其所。當然,最大的贏家,還是葛優自己。中國電影有史以來最大的大爺,這前無古人,后也難有來者。

  但18年沒和葛優合作的陳凱歌愿意,暌違15年的姜文愿意,就差沒天天見的馮小剛也愿意,劉嘉玲、舒淇、姚晨、海清等“優女郎”也愿意……三位大導和諸位美女趕上啥了?總是將自己的成功歸結為“就是全趕上了”的葛大爺。

  如果你是事業有成的60后,摸著開始發福的肚子憶往昔青春歲月時,你自己當年是否也如同《編輯部的故事》里的李冬寶那樣,是個“義務獻血、打蒼蠅、滅鼠、購國庫券、晚婚”的五好青年?如今卻如《非誠勿擾》的秦奮,“錢不缺,朋友,卻越來越少。我們的那些朋友,如今都七零八落到何方了?”

  如果你是事業已露崢嶸,卻開始為N年之癢而惱的70后,驀然回首,卻發現葛大爺早就在房價沒開始飛漲的1997就借《甲方乙方》道出真理:“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而沒有房子的婚姻則更不幸福。”但也不用著急,“同志們,我們今天大踏步地后退,就是為了明天大踏步地前進。”

  如果你是開始承擔起社會和家庭責任、卻苦于而立未立的80后,想想當初是受了《天下無賊》黎叔“21世紀什么最貴——人才”的鼓舞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如今卻落得“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別怕,你小時候葛大爺借《活著》鼓勵過下一代:“你們算是趕上了,往后這日子就越來越好了。”

  他既是一代名優,又是貨真價實的小人物。他是你,是我,是我們的生活。

  天生膽小 卻上了“老嘎”的路

  在《甲方乙方》片尾,葛優有句經典臺詞:“從一出生我就比別的孩子長得成熟。”這還真不是信口開河。1957年4月19日,天壇醫院婦產科誕生了一個男嬰。因為早產,他直到滿月還不如新生兒重,還有滿臉長不開的皺紋。其父親、著名演員葛存壯見狀憂心忡忡,遂為兒子命名為葛憂。時任北影廠黨委書記的陳昭一聽:“社會主義的美好日子,有啥可憂的?”于是葛憂就變成了“葛優”。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誰也不會想到,這個自小不起眼的北影廠子弟,連當演員都是文革結束想回城,但又擔心自己文化底子差考不上大學的權宜之計、甘心一輩子都是龍套命的非俊男,半世紀后竟成了價值十位數電影票房的中國“一代名優”。

  雖說綽號“老嘎”的葛存壯銀幕形象多系反派,但老頭兒十幾歲投身革命演戲事業,最不缺的就是膽子和表現欲。少年葛優雖然耳濡目染,卻有個致命的弱點,也就是后來那部徹底顛覆了俊男靚女唱主角的中國銀幕美學的電影名——天生膽小。

  據葛優母親、北影廠編輯施文心回憶:“他在幼兒園過兒童節表演節目時,都沒出過場。只有一次,集體啞鈴操,他還是站在最前排中間。老嘎和我坐在觀眾席上,就想看兒子露回臉,誰知他竟然從頭到尾都把頭別向一側,絕對不正視前方!”老嘎的心涼了半截,別想子承父業了,這“小嘎”不是這塊料。

  果不其然,七八歲的時候,父親葛存壯演一場戲,需要幾個孩子當群眾演員起哄,正在劇組玩的葛優就是不敢上。甚至葛存壯拍《南征北戰》的時候,劇組夜宵發面包,讓兒子去代領一下,都十多歲的葛優愣是沒敢去。在北醫附中上學時,葛優被人無緣無故地打了一拳,沒還手,還一言不發:“那是個專門打架的主兒,我惹他干嗎呀?”

  當時的葛優,雖說有些窩囊,但算是個有責任感的小男子漢——父母常年不在家,是小嘎把小五歲的妹妹帶大的,而誰要是欺負自己的寶貝妹妹半點,那“蔫土匪”壞起來也能把人擠對得一愣一愣的:為了給欺負妹妹的大孩子點顏色看看,這個小嘎撿了條蛇放到人家家里,結果卻把人家奶奶嚇壞了。生氣之余,當媽的施老師還納悶:小嘎膽子這么小,怎么敢撿蛇?而答案再簡單不過——死蛇。

  膽小怕事卻正直善良,不喜歡出頭卻愛動腦子,能用小智慧解決大問題……從“楊重”到“李冬寶”,再到《甲方乙方》、《不見不散》、《沒完沒了》三部曲里的男主角,竟無一例外是這樣的人。常言道:三歲看老。那時還不是大爺而是小嘎的葛優,雖然沒早早在表演天賦上顯山露水,但性格決定命運,葛優正是在性格的形成時期完成了他最重要的原始資本積累。而這不同于表演技巧,是學不來也忘不掉的。

  靠譜宅男 我們看行

  在這個炒作至上、花樣翻新的娛樂年代,葛優卻一直不是一個戲外的現象。“我舅舅捐款一點不比其他人少,他捐了很多次,但從來不提。他說過:‘這事做就行,別老說’。” 這讓同為演員的遠房外甥呂行特別佩服。而作為內地身價最高的男演員,葛優從不講究穿戴,“他出席活動的服裝都不是大牌子,穿著舒服就行。他又說過:‘一個人如果要靠穿著讓人不小看你,那太可悲了’。”但除了葛大爺的低調謙虛、滴水不漏外,“我舅舅就是個大宅男”,最后呂行毫不留情地揭了葛大爺的老底。

  在哪兒最容易碰到葛大爺?不少主婦知道這個答案——大鐘寺家居市場。作為老朋友,馮小剛證明此話不虛。“那年《紐約時報》的人想采訪他,葛爺推說有事一再謝絕。我們就奇怪:什么事這么重要啊?敢情人家是要去大鐘寺給父母家的陽臺買塊地板革。我那個氣啊:《紐約時報》的文章登出去對你在海外的發展是什么效應?這點事我們幫你辦不行啊!”而收獲的又是一句經典的葛氏語錄——“!我到海外發展什么去呀?我連英語都不會。我就把中國的觀眾伺候好了就成了,讓他們省了這份心吧!”

  有人夸常回家看看的葛優是大孝子,葛大爺不愛聽:“誰孝敬父母還需要全世界都知道啊?再說我也習慣了,二十多年還能一直蹭飯,多好啊!”在信奉“趕上了就是趕上了”的葛優看來,“這些生活方式,我在旁邊也琢磨過,各有利弊,都有意思,也都能理解”。可是,葛存壯老爺子卻遺憾:想抱孫子卻收獲了一屋小動物,鳥、魚,還有小狗卡拉——沒錯,那時正拍《卡拉是條狗》。

  沒有孩子的葛優除了孝敬長輩,自己也喜歡小動物,但坦言現在家里“一只也沒有”。為什么?“就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就更不敢輕易養。原先養過鳥,因為我老不在家,死了幾只,心疼。后來也感覺自己不道德:那鳥本來是應該滿世界飛的,于是都放了。”說到這兒,這個居家好男人也連稱“不行了”,為演戲之外的業余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樣豐富多彩而遺憾。

  左手酒瓶 右手相機

  葛優有拉二胡的愛好,這一愛好助他推開了文工團大門,又成了《秦頌》里的高漸離。“有日子沒拉過了,倒是肯定比《秦頌》和現在的距離短”。“擱五年前,還喜歡唱歌,從張學友到陜北民歌”成為《活著》里的福貴,陜西人老謀子也正是看中了那時還不是葛大爺的一代名優這一點,“現在身體不太好也不唱了”。

  當了三十多年演員、紅了二十多年、又“大爺”了十幾年,一路走來,還剩四大愛好令葛優一直難以割舍。最早愛上的是攝影和旅游。近水樓臺先得月的緣故,讓少年葛優早早地摸上了那時還很稀罕的照相機。因此看到兒子出道多年都在當“匪兵甲”的“老嘎”,曾力勸“小嘎”“轉攝影吧,轉攝影你還能吃上飯”。拍《編輯部的故事》時,劇中李冬寶的不少作品都出自葛優本人之手,頗有專業攝影家范兒。

  旅游的愛好也是因為演員這份工作需要到處轉戰而來。天生膽小的葛優,坐著火車收獲了不少飛機錯過的風景,但最爽的還是拍《非誠勿擾》那次海上北海道之旅。每一次葛大爺享受過的風景,從《沒完沒了》的香山臥佛寺,到《非誠勿擾》的北海道和西溪濕地,在新年之際都會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景點——賀歲片是最好的廣告,而人民信賴葛大爺。看來,遠到《讓子彈飛》里的開平碉樓,近到《非誠勿擾2》里的慕田峪長城、潭柘寺,想去得趁早了。

  葛優最為頻繁的愛好,和很多人一樣——酒。空閑的時候,一邊喝著酒,一邊與哥們聊聊天,就是他最大的休閑了。實誠的葛優雖然對酒不講究,“喝多貴的酒喝多了你也喝不出來好了”,但對怎么喝還是很講究的:酒要喝好,小菜也不能馬虎——沒辦法,葛大爺的胃可是自己的手藝養刁的。葛優的廚藝在圈內公認,不少好友都曾嘗過葛氏燒魚、葛氏蘿卜的“此味只應天上有”。懷念起天天去三里河菜市場買菜的日子,“一晃得十年了,現在連做飯都沒時間”,這讓堅持認為“開伙做飯才叫過日子”的葛大爺悵然若失。

  葛優屬于“見酒就想喝,一喝就過量”的那種,“有點空,就自己給自己灌醉。開始是一個人喝,喝到最后來勁了,就收不住了”。葛大爺的酒德也是有口皆碑的。“我喝多了就是睡覺”不說,只要坐到一桌,甭管是誰,端起來肯定給足面子。今年故友傅彪之子的18歲成人生日禮,“那天葛爺本來有事,但一聽說是子恩的18歲生日,‘我會晚點,但一定不許散,等我來’。”張秋芳回憶,葛優到場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和傅子恩的酒杯斟滿,“打今兒起,你媽管不了你了,陪大爺喝好了!”雖然被奪了權,但張秋芳是打心眼里高興,因為“葛大爺就是葛大爺”。

  雖說從《天下無賊》、《西望長安》到《讓子彈飛》的大騙子,“都是編劇編得好,我多實誠啊”,但說葛大爺智商高沒人會懷疑——一望而知的聰明腦袋在那兒擺著。與之匹配的高智商愛好則是圍棋,雖說自稱“基本是看人家高手的水平”,但據其母揭發,“當年在全總還是有一號的”。十年來,甭管工作多忙,“理光杯”開幕他一定到場,先當開獎嘉賓,然后觀上兩盤中日韓國手的廝殺。

  生活家Q&A:

  TO:您在《讓子彈飛》是和姜文、發哥兩位影帝,在《趙氏孤兒》里是和王學圻這樣的老戲骨,這個級別的大腕兒之間飆戲什么感覺?

  !現在老愛說“飆戲”,我就不明白,這演戲又不是開車,有什么可飆的?演戲是我們演員的工作,就是都各自完成好自己那部分的本職工作,僅此而已。

  TO:和陳坤、黃曉明這些后輩男演員合作呢?

  他們很優秀,但不能說“有我當年的影子”,人家起點比我可高多了。什么是好演員?你能演的別人演不了。這幾位能演的,我這材料有限,顯然演不了,再說歲數也不允許了——20歲能演80歲的,八十的顯然不能演小的。戲下他們也比我優秀,《讓子彈飛》劇組一幫小哥們和我一塊兒練俯臥撐,我撐死了也就三十個,跟人家不能比。

  TO:好演員特別是男演員需不需要“頑主精神”?像您去年就被我們的讀者票選為100項“最好的北京”之一,理由是頑主的代表。

  這“頑主”吧,是那個時代的產物,現在做事靠的不是這個了。當然,我理解的“頑主”,肯定包含了實在、肯干的一面,這個什么時候都是需要的,甭管是下鄉養豬還是現在演戲都是。不過說我是北京頑主的代言人,抬舉我了!像姜文就比我合適啊——十五年前我倆都是演員,這次再合作,人家成導演了,我還是原地踏步。

  TO:那您完全可以考慮一下啊。

  算了吧,為什么說姜文比我“頑”?人家有霸氣,我那膽子就比人家小太多了,天生的。小時候演節目,我都不敢向臺下看。讓我去大聲喊話、指揮千軍萬馬?我還是該干嗎干嗎去吧。

關于我們 | 免責申明 | 投稿指南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3 - HOTMEN.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十1彩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