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森自解頭號壞蛋消失之謎

2014-03-31

[導讀]:作為世界頭號壞蛋,邁克-泰森以拳臺上無可抑制的狂暴和賽場外自我毀滅的傾向而著稱,強暴、吸毒、暴力襲擊和破產,種種丑聞如影隨形。然而自從2006年退役之后,這個昔日拳王發現自己還有柔軟的一面,在英...

  作為“世界頭號壞蛋”,邁克-泰森以拳臺上無可抑制的狂暴和賽場外自我毀滅的傾向而著稱,強暴、吸毒、暴力襲擊和破產,種種丑聞如影隨形。然而自從2006年退役之后,這個昔日拳王發現自己還有柔軟的一面,在英國《衛報》昨日刊登的一篇獨家專訪中,泰森暢談自己對鴿子的鐘愛、他的素食主義,以及他正學著愛自己。

推薦閱讀 \ 溫家寶:豬肉價過幾月會降 穩定物價是首要任務 拉加德正式接管IMF

泰森

  “口活”不錯

  4日晚,在“天津首屆國際拳擊表演賽”的第二個比賽日中,前世界重量級拳王邁克-泰森再次亮相賽場,與中國觀眾互動。走上拳臺的泰森接受了韓喬生的“雷人”采訪,韓喬生在采訪中調侃道:“你在這里有這么多的拳迷,有這么高的人氣,我建議你在中國投資房地產,保證讓你賺得盆滿缽滿。”對于這個問題,已經破產的泰森十分謹慎,并沒有給出正面回應,詞不達意地表示自己非常榮幸能夠在中國擁有這么多粉絲。

  在互動環節中,泰森的出場依然是霸氣十足,他的出場更掀起了現場氣氛的新高潮。拳臺上,當主持人提出請泰森先生表演一下中國功夫的時候,泰森欣然答應。只見泰森請翻譯幫他拿好話筒,然后有板有眼地擺出了幾個招式。最令現場觀眾感到驚奇的是,泰森不僅動作認真,他的嘴里還不停地發出呼喊聲為自己的動作配音,而且效果還真的相當地貼合。

  拳王歸故里 滿嘴荒唐言

  這是個落魄拳王的好日子:有豪華轎車、隨行扈從,友好的照相機聚焦著他,還能賺進些體面的錢,而且,當工作結束,他的家人——被安頓在一家超豪華酒店套房里,就能回來了。

  邁克-泰森的家在紐約布魯克林的布朗斯維爾地區。為了配合明年初將播放的探索頻道分類欄目《動物星球》的真人秀“挑戰泰森”,泰森帶著一個拍攝組來到這個他童年時代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無數個清晨和漫長的午后,年輕的泰森曾在布朗斯維爾貧民窟那些廢棄的屋頂上度過,喂養和放飛鴿子。

  那是他童年的一部分,直到12歲那年因為被逮捕而終結,他的第38次被捕,由于口袋里有1500美元,他被判進入布朗克斯區的斯波福德少年感化院。在那之后許多年,他再未重返布朗斯維爾。

  但現在,布朗斯維爾那些一度被廢棄的建筑已經能標價50萬美元。那些曾安置了泰森的鴿棚的地方,如今配備的是監視探頭、衛星天線,甚至是屋頂花園。那些街道清掃一新,許多房子的磚頭還能看到最近整修過的痕跡,全國連鎖商店進駐這里的高街。

  但在羅娜-斯密斯-泰森看來,這個地方從未改變。1978年,她帶著全家搬遷至此,10歲的邁克-泰森,近視、肥胖、患有哮喘,從此發現了那些屋頂。不僅是在那里可以安置自己的鳥兒,還因為那里能讓他遠離街頭暴力。他還不能理解那些東西,惟一的辦法只有逃跑。后來,他人生中揮出的第一拳是對一個大孩子,后者殘忍地殺死了他的一只鴿子。再后來,他成了從布朗斯維爾走出的三名重量級世界拳王之一。

  如今,距離他童年時居住的聯排房屋幾個街區的,少年泰森度過了太多時光的紅磚樓房已經消失了,他帶來的攝制組在這里無法拍攝。“這里和我童年時完全不一樣了。”他大聲說,然后低頭看著腳下的街道,“我的整個人生不應該是一個謊言。那么我到底是誰呢?”

  “我的人生就像一場龍卷風”

  “我當時真想大哭一場。”次日下午,泰森吐露道。他凝視著新澤西的阿布西肯灣以及那之后的 大西洋 ( 600558 , 股吧 ),此刻他身處位于95層樓的豪華酒店套房里,“我站在那里,問自己‘我是誰?我曾有過的那一切呢?’”他咧嘴露出那口標志性的大牙,左臉頰上的毛利勇士文身皺起來,那是一個羞澀的魔鬼的微笑,他反復地說:“我真想哭啊。”

  這個微笑當面看到比起從照片里所看到的,讓你更無從辨別,是坦誠還是戒備的,是脆弱還是兇狠的,是抑郁還是歡愉的,是成熟還是天真的。充滿混亂的內心世界引人入勝,也讓走上銀幕成為他退役后的第二職業,2008年著名導演詹姆斯-托貝克邀請他親自出演了感人至深的紀錄片《泰森》,而次年客串大熱喜劇片《宿醉》則是他演藝生涯的又一突破。

  但按照泰森自己的說法,接受托貝克的計劃只為了賺幾個小錢,出演《宿醉》同樣是窮困潦倒期的絕望之舉而已。“邁克-泰森的腦子里那會塞滿了藥物。”此刻,他笑著說道。盡管《泰森》在戛納影展首映后得到了全場10分鐘起立鼓掌待遇,并得到了一個評委會特別獎;而《宿醉》則被影評人公認為史上最成功的粗俗限制級喜劇。

  于是他不再是那個威脅對手要吃掉對方的孩子、并且真的在拳臺上咬下霍利菲爾德一片耳朵的惡魔,到處有人追捧著他,但這無法消除他的自我厭惡。“這對我來說很困難,當人們想要奉承我,我就覺得很惡心。”如今的泰森正在自省,“總有人想跟我合影,而我不明白為什么,我覺得很骯臟……我覺得自己簡直就像狗食。”

  “因為你總是那么坦露自己,人們覺得他們都了解你。”我說。

  “毫無疑問。”泰森說,“我的人生就像一場龍卷風,一場颶風,我就像一場毫無遮掩地襲向全城的龍卷風,所到之處都是殘骸,都是破壞。而真正的終結就像早晨到來,當你酒醒來開始自問——這XX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從毛主席那兒學到:

  實事求是,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我確實幾乎認不出他了。比起2008年時那個體重350磅、連給毒販子的錢都付不出的那個泰森,現在他成功減去了100磅,皮膚從吸毒者那種黯淡變得重新有光澤,額頭也舒展開來,眼神中的光彩是從前那個“鋼鐵邁克”從未有過的,過去那種犀利的眼神,是從開場鈴聲一敲響,對手就再也不敢直視的。

  那么現在,泰森還能重回拳壇嗎?“回到過去我的樣子?”他打了個顫,“世界頭號惡人?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自己,連一半都不是。現在我是一頭豬,我有一種非同常人的能力,每當我看著鏡子里的人,我會說:‘這就是一頭豬,你是一團什么價值都沒有的垃圾。’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人,但是……”他低下頭,突然不再言語。

  “聽起來很痛苦。”我說。

  “不,完全不是。”他抬頭,笑起來,這是個完全不同的微笑,坦率而明朗,“因為我變得很積極,我就是頭豬,我已經44歲,我意識到自己的整個人生都是浪費……我只是想改頭換面。”

  “變成什么樣子呢?”

  “變成什么樣我不知道,因為我只知道自己不能夠再困在這種局面里,我本有可能因為謀殺而關進監獄,我本有可能已經被殺死了,因為患上艾滋病或別的什么。”

  “你從未想過自己能活到44歲?”

  “很長時間里,我曾認為自己不會活過25歲,伙計。”

  這并非是泰森的第一次新生。1992年-1995年因強奸罪被判入獄期間,他一度被關進印第安那普蘭菲爾德勞教所的隔離囚室,一個圓筒形小房間,“就像跌進一個洞。”現在的泰森笑說,“他們以為自己在懲罰我,用那種沒有廁所、沒有床的小房間。但我能在那里讓自己徹底沉靜下來,讀《毛澤東選集》,而不用去費心對付那種監獄破事。”

  “你從毛主席著作那里學到了什么?”

  “實事求是,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是我非常欣賞他的地方。”

  堅持了八個月的素食主義者

  他的隨從們懶洋洋地靠在白色沙發上,看著財經新聞里的股票行情。他的第三任妻子,拉琪哈-史派瑟,一手抱著個孩子一手拉著另一個孩子,走過來問何時讓男管家準備他們的素食午餐,然后又消失在這個1400平方英尺套房的主臥里。

  “我妻子跟著我跑東跑西,盯得我簡直沒法上廁所。”泰森說道,“她這樣是為了防止我在什么地方想出賣肉體賺錢。”

  2003年泰森被迫宣布破產,就在那前一年,他在第八回合輸給劉易斯的一場最重量級拳王戰中賺到一張106.9萬美元的預付支票。那是泰森拳壇生涯里的最后一張支票,他最后一次贏回拳王頭銜的機會,自那之后,他的拳壇生涯走向墳墓。

  現在,距離他的第56場、也就是最后一場拳賽,已經過去了4年,那一次他在第六回合速敗給愛爾蘭人凱文-麥克布萊德。那之后,泰森形容自己“徹底破產了”,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他和拉琪哈在非常艱難的情況下成婚,去年6月,在他的4歲女兒因意外事故夭折僅僅10天之后,泰森和比自己小足足10歲的拉琪哈在拉斯維加斯步入婚姻殿堂。泰森后來承認,比起簡單的婚禮,在悲痛中他舉辦了一個過分鋪張的葬禮,“那差不多花了我……20萬?或者總共15萬?”

  看起來,他并不如傳言中那么窮困潦倒。“我猜(自己的財政狀況)一切都好。”泰森說,“我住在一棟漂亮的房子里,有高尚的鄰居,但這些都無足輕重。我現在是一個素食主義者,我已經堅持了8個月,這讓我的人生變得完全不同了,有時候我連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

關于我們 | 免責申明 | 投稿指南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3 - HOTMEN.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海南4十1彩票玩法